笔趣阁小说 > 青春言情 > 三国之黄巾少帅 > 第49章 张钰的侄儿
    “明你们的来意!”张钰来到这三五百流民面前,稍微扫了扫,不出错的话,人数应该是453人。基本都是男丁,也有36个略微上年纪,长得不怎么样的妇人。

    想当奴隶而不得,的大概就是这批人。

    不过张钰的确没看错,这些人还没有到吃人的程度,否则这36个妇人不可能还活着。

    “我等无家可归,土鼓县不愿收留我们,有好心人指点,让我们过来这里碰碰运气。”为首之人上前,“我等已经饥渴难耐,这里是我们最后的希望。”

    希望破碎的时候,他们就会彻底舍弃人性,成为野兽吧?张钰暗道。

    “等等!张贲,你是张贲对吧?”张钰正要些什么,却不想在身后戒备的卜斌,此刻突然上前,激动看向眼前这为首之人。

    “卜斌,你是卜斌,你没死?”对方显然也认出了卜斌,顿时大喜。

    “哈哈,还真是你子!”卜斌大笑上前,一把搂住他,“还以为你死了,你这混蛋!”

    “你都没死,我怎么敢死?等等,这里莫非是”张贲笑道,随即意识到了什么。

    “看来是自己人?”张钰有些诧异,没想到会那么巧,在路上遇到的这支流民,居然是黄巾,或者太平教的背景。

    “我来介绍一下!”卜斌上前,首先向张钰介绍,“这位是张贲,神上使的长子!”

    随即转身回去,向张贲介绍道:“这位不用我介绍了吧?就冲你们两个的关系”

    “少师!”张贲闻言大喜,“您居然还活着!坊间传闻,您”

    官方已经表示,张氏三兄弟,其三族已经夷灭。

    在各地黄巾残部的眼里,张钰和张宁两人,应该是已经死了。

    “我等提前离开广宗,最后流落到济南国,暂时在这里定居。”张钰点头,既然是自己人,那么就没必要那么戒备了。就很奇怪,自己和他是什么关系来着?

    也不等给对方些什么,当即表态:“既然都是自己人,就不必那么生分。你们也应该饿了,进来吃点东西,好好休息,然后再细谈!”

    “谢教主!”张贲见张钰如此生分,也只能郑重回应,身后这四百余人也纷纷出面道谢。

    这一刻,大家的脸色都是喜悦和解脱。

    居然能和自己人汇合,就仿佛找到了家人一样,所有的担心,所有的顾虑,全部都放下了。

    一时间,居然有几十人轰然倒地。张钰大惊,上前检查,只是晕厥过去,顿时松口气。

    命人带进去,好生休养,起来后给他们准备清粥。

    这些人至少一个月没有好好吃饭,不能一开始就大鱼大肉。

    进入到太平镇,张贲才发现,这里已经有城镇的规模。

    远处丘陵处,甚至有一座道宫,正在慢慢建设。

    算算时间,张钰来到这里,至少也有半年时间。

    “张贲,是张贲对吧?”刚落脚下来,波皓已经闻讯过来,见到那熟悉又陌生的脸,波皓原本兴奋的脸,慢慢沉默下来。

    “波皓!”张贲却是很高兴,“你子也还活着!”

    “先不别的”张钰已经找人要来一碗羹,递给张贲,“且先把这个喝了,把肚子填一填,你们现在的情况,再不吃点东西,很容易出问题。”

    “谢谢教主!”张贲诚恳回了句,接过羹汤,开始慢慢喝起来。

    看他这样子,张钰至少可以断定,他是一个很节制的人。

    就算再饥渴,也会克制自己,因为他知道,饿了太久,不能吃太快,这样对身体不好。

    也因为这样,这些人一路过来,都能坚持不吃人,哪怕即将饿死。

    这是个人才,虽然在汉末三国里面,没有这号人出现。

    其实真要算,黄巾各渠帅的子女,也基本没有出现过。

    曾经张钰也以为,张曼成才是张角的的儿子,毕竟神上使,能有这个外号,怎么都得是太平教的四号人物。又姓张,是张角之子并不突兀。不过这个世界,看来并不是这样。

    “阿弟,听张贲来了?”不多时,张宁也是急急忙忙过来。

    “姑姑!”张贲连忙上前见礼。

    这个称呼让张钰噎了一下,当即仔细回想,主要是检索一下以前的记忆。

    最后顿时哭笑不得,那张曼成是张角收的义子,换言之张贲按照辈分,是他和张宁的侄儿?!

    这张贲,算算年纪已经二十岁,结果辈分是自己侄儿。

    以前还嘲笑,这荀彧这个族叔,年纪比他侄儿荀攸还,没想到自己如今就是这个情况。难怪对方不仅没有怀疑自己的身份,还很快变得热情起来。

    反倒自己当时,就没有立刻回想起两人的关系。还这样生分的招待人家,只希望他别误会就好。

    不过话回来,上次见到张贲,也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陌生点很正常。

    这不张贲一开始也没认出自己,一则可能自己变化有些大,二则太久不见。也就后来看到卜斌,被他提醒,记忆里的身影,才和自己现在的样子重合起来大概。

    “没想到你还活着,真是太好了!”张宁欣慰的道。当初听张曼成被秦硕所杀,还担心张贲会不会也遇难。没想到几个月后,居然在济南国再遇。

    顿了顿,追问道:“这几个月,你都去哪里了?”

    “父亲阵亡之后,队伍出现分歧。我打算过去广宗,和大父汇合。但韩忠认为不能半途而废,于是拥立赵弘为帅,继续刚打宛城。”张贲回道,“于是我只能带着几百人,走汝南,绕一个弯打算北上。谁知道半路,已经收到噩耗。”

    顿了顿,继续道:“打算回去,谁知道后方又传来消息,赵弘兵败。余部又拥立韩忠为帅,最后投降朱儁,却不想被秦硕所杀。

    一时间我们也无家可归,只能漫无目的,一路收拢流民成军,最后被地方豪强率家奴驱逐。

    抵达济北国时,麾下只剩三千为自保,假装流民。一路过来,发生了点事情,最后到济南国时,不足千人。还陆续有人逃亡,各县见我们队伍情况,也不愿意收留”

    “怕你也有打算,找会劫掠一番,东山再起吧?”张钰调侃道。

    “也是被逼无奈若有活路,谁愿如此。”张贲有些尴尬,他的确是那么想的。

    “也是巧,你们如今也算回家了。”张钰感慨,“且好好休养,稍后再安排你们。”

    “叔父,虽然有些唐突,但侄儿有一事相求!”张贲突然上前,拜在张钰面前,“近日有一批太平教俘虏,将在东平陵出售,其中还有侄儿的妻子”请牢记:,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