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 > 科幻灵异 > 快穿之地府心愿司 > 第187章 背叛姐姐的妹妹9
    云晴福身道:“外祖父,我有话要。”

    云暖行礼:“外祖父,我也有话。”

    “嗯?你们想到怎么解决这件事?”镇国公好奇道。

    姐妹两同时开口。

    云晴:“我有上中下三策。”

    云暖:“我有几个想法。”

    吴大人立刻高兴道:“快,快。再耽误下去,吴家的名声都要被你们丢尽了。”

    云晴云暖对视了一眼,云晴首先道:“下策就是,避其锋芒。我跟妹妹可以暂时去庄子上住一段时间,待风头过了再回来。”

    吴大人:“好,好,就这么办。”

    没人理会他。

    云暖继续道:“我的想法是,可以转移大家的注意力。只要有更大的事情出现,自然就没人关注我们,至于谁的消息比较大,就要麻烦外祖父帮忙查查到底是谁在外面传这些流言的。”

    镇国公承诺道:“行,这事我来办,保证放出的消息一个比一个大。”

    隔日,吴大人贡献出自己名下一个庄子,让两个女儿去庄子上暂住,一应吃食衣物,生活所需,都由府里供应。

    刘氏心疼女儿,也求不了情,只能尽力在物质上弥补。

    镇国公府也收拾了不少东西让姐妹两携带,而且还准备每个月都准时送东西过去。

    镇国公夫人拉着两人的道:“何必非得去那,就在这里住着有什么要紧。我去跟你们狠心的爹,不叫你们走。”

    云晴耐心安慰着,走是一定要走的,只不能让老人家太伤心。

    云暖也道:“外祖母,我们不过去庄子上散散心,玩两天就回来了。”

    府上的媳妇们也来劝慰。

    老夫人也明白道理,去庄子上也好,免得两个孩子遭受困扰。被劝了半天后,她便殷殷关切,又是派人照顾,又是让两人常写信回来。

    末了,她道:“外祖母知道你们心里不情愿,只以后那些话还是少,心里记着就行了,出来总归不好。”

    云晴云暖一一点头应了。

    下人过来禀告道:“车马都准备齐全了。”

    云晴云暖便告别镇国公府诸人,上了马车。

    车帘将外面的一切关在外面,马车渐渐走动起

    来。

    云晴道:“这次是我连累了妹妹。若是我不先开口,妹妹也不至于为了帮我,受到别人的指责。”

    云暖:“姐姐何必如此,我心里想的跟你一样,这又不是不开口就能改变的。更何况,我明白姐姐的心,姐姐难道不明白我吗?”

    云晴看着云暖,脸上露出了微笑。

    隔了一会,车夫便听到车里两位姐愉悦的笑声。他心里正纳闷,就见前面被挡住了路。

    车夫下车询问一番,回来禀报道:“两位表姐,吴夫人在前面。”

    娘?云暖正想下车,就有一人掀着帘子进来,真是刘氏身边的嬷嬷。

    “刘嬷嬷。”

    “嬷嬷,”云暖急道,“娘怎么来了,我不是送信回去让她不要过来吗?”

    刘嬷嬷行过礼,才道:“大姐,二姐。夫人收到你们的信后哭了半宿,又急又担心,今日怎么都要来送,我们拦都拦不住。”

    刘嬷嬷从身后拿出两个包裹,“这是夫人给两位姐收拾的。夫人本打算跟老爷求求情,又怕惹怒了老爷,让两位姐更难过。夫人,让你们先忍忍,等到老爷心情好了,她再求情让你们回来。”

    云暖连忙阻止,“不必如此,嬷嬷,你跟娘,我跟姐姐是去避风头的,等风头过了就会回来,让娘不必担心。再,还有镇国公府在。”

    刘嬷嬷点头,“我一定将话带到。”想了想,她又遵从本心道:“大姐,二姐,你们在庄子上好好的,要是有什么要求只管差人过来寻我。”

    姐妹两也都答应了,又嘱咐刘嬷嬷好好照顾母亲,若是有麻烦可以去国公府求助等等之类的话。她们想到云开正在准备科举,怕到时候赶不回来,也嘱咐刘嬷嬷及时传信。

    刘嬷嬷一一听过记下来,便起身准备离开。离开前传刘氏的话道:“夫人了,让两位姐不必去请安,免得彼此伤心,误了出城的时辰。”

    云暖心知,刘氏一是怕彼此伤心,二也是不愿意让国公府的人觉得她麻烦,便索性自己多想一些。

    云暖道:“那就麻烦嬷嬷帮我传达对母亲的问候。”

    云晴亦是嘱托刘嬷嬷帮忙请安。

    又是一番互相嘱托关心,马车又开始缓缓走动,想着

    城门驶去。

    刘氏挑着车帘,从窗口看着女儿离去的方向,直到什么都看不见才收回目光。

    刘嬷嬷道:“夫人如此思念两位姐,为何不让她们过来呢?”

    刘氏叹气道:“外面风风雨雨的,她们要是被人看到又是一桩麻烦,倒是赶紧去庄子上才好。”

    转而她又道:“嬷嬷,最近的帖子别接了,就我病了,闭门谢客。”

    “不过,若是有人上门挑衅,那也别客气,直接让人打出去。嬷嬷,这事你亲自看着,我估计,白姨娘那边不会安分,不过她也有女儿,为了她女儿,她在这件事上也只会支持我。”

    刘嬷嬷脑子里的弦绷紧了,准备时刻紧盯着,看有没有人捣乱瞎话。

    另一边,云晴云暖顺利到了庄子。是庄子其实是一个园子,园子大门的牌匾上写着园名“东篱园”,字迹龙飞凤舞,自有一股闲情逸致在其中。

    进入园中,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繁盛花木,一株株青翠欲滴,生勃勃,然后是各式各样的亭台水榭,其中一个亭子修到了假山的高台上,人只能沿着道慢慢走上去,。

    高处不胜寒,不过高处的风景也有独特的美丽。云暖只一看,就能想到两人在亭中对月当歌,宴饮作乐之景。

    庄子上伺候的人早就集合好了等在门口,见主子过来,齐齐行礼,“大姐,二姐。”

    两个中年妇女过来引着云晴云暖向里面走,剩下的人各自帮忙拿行李,收拾东西,或做本职工作。

    两人的大丫鬟忆彩、玉珠盯着底下人收拾东西。院子里一片忙乱,云晴云暖也不管,两个闲人干脆走到外面看景。

    走着走着,就走到了高高的亭子里,俯瞰下去,一切景物尽在眼底。

    云晴道:“我有个想法。”

    云暖笑道:“巧了,我也有个想法。”

    云晴莞尔,“既如此,不如我们分别将自己的想法写出来,斟酌着来。”

    两人就这个问题达成了共识。然后便沉默地站在高处看着底下。

    从高处看下去,底下行走忙碌的人变得渺起来,他们的举动跟站在高处的人息息相关却又并不完全相同。

    云暖想,这就是权力。

    古往今来,多少身处高位的人不愿意下去,又有多少渺如尘埃的“底下人”供养着高高在上的人?

    看着,看着,她突然就想叹起气来。云晴也突然叹了口气,云暖看过去,心中好奇,难道她的觉悟竟到这种地步,能认识到权力者对底层的压迫?

    就听云晴道:“这里实在是个好去处,安静又没有任何烦恼。要是城里也这么简单就好了!”

    原来是云晴想到,自己在这里悠闲自在,在家里却犹如带着枷锁,不得自由,因此心生感叹。请牢记:,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