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杜若休息够了,回到现场的时候,她看到了这样一幅场景:原本在这场交流会议中不应该作为主角的苏含烟,竟然成为了主角。

    她被一众人紧紧围在了中央,用流利的英语和汉语为中外两国的专家们做着很专业的翻译。那翻译的流利程度让人咂舌。

    她自问即便是从就开始学习英文的她都很难做到这个程度,果然,她能够作为英语广播节目的主持人红遍全国确实是有资本的。

    眼看着十二点了,上午的交流到此为止了。

    午饭时,苏含烟的身边的多了不少人,大家都是来询问苏含烟是不是在明天的中外交流活动中帮忙给翻译几个问题呢,因为他们实在是也想和国外发达国家的专家来讨论讨论。

    这样的会难得,但是由于语言不通,所以只能是来拜托苏含烟来了。

    “如果有时间的话,我完全可以帮你们问问这些问题。”苏含烟非常慷慨的道。

    “太好了,谢谢啊!谢谢你了!”

    苏含烟微微笑:“不用客气,这都是举之劳!希望大家这一趟来有意义!”

    看着围着她的都散去了,苏含烟起自己结算了自己的饭费起身要上楼了。今天下午没有国际之间的交流,只有国内同行之间的交流,她就不要去现场了。

    季煜看见苏含烟要离开,也放下了自己的筷子起身跟了过来:“你今天的翻译很棒!真是没有想到你的水平这么高,上夜大都觉得委屈你了。”

    苏含烟浅淡一笑:“谢谢你的夸赞!我在岳院长面前拍着胸口保证过的,所以无论如何我都不能掉链子的!”

    “那你做的真的很棒!”杜若见他们两个人在交谈,于是也走了过来,“我除了我姨之外,还是第一次见到你这么出色的翻译呢!”

    “你的姨?”

    “对。我的姨是翻译官。她经常跟在国家领导人身边做翻译,所以,我从就接触英语,我今天能够站在这里完全是我的姨的功劳。”杜若道。

    苏含烟这才明白了为什么这个女孩子的翻译会如此的棒,原来这都是有原因的。

    “你翻译的也很好!算是年少有为了!很棒!”苏含烟冲她竖起了大拇指。

    杜若被人夸赞也非常高兴,她冲苏含烟露出了个灿烂的笑容。

    接下来的几天,苏含烟一直都在会场,不管她走到哪里,都会被人给截住让她去充当翻译。这几天,苏含烟已经成为现场的专业翻译,简直就是香饽饽一枚了。

    会议进行到第七天的时候,天气突然变的极端的差。酝酿了很久的一场大雪在夜里悄悄降落在了人间,等早晨醒来的时候天地之间全部都白了,纷纷扬扬的大雪下个不停,地上的积雪一夜之间几乎有一尺深了。

    今天也是交流会结束的一天了,各地医生都要坐火车回去了,可是眼下的情形别去坐火车了,这出了酒店门口,甚至连一辆车子都没有。

    暴雪的突然降临,导致全城的交通一夜之间都瘫痪了。

    苏含烟也憋在了酒店里,她发愁的看着这白茫茫的世界,想着这可要如何回家。她出来都一周了,不知道家里面怎样了。

    更让她担心的是,听这一场降雪是全国范围内的大降雪。

    她不知道在花溪村的靳沉可怎么办?他在来信里了,他那边情况有变,可能就在这几日要回来了,这一场大暴雪突然而至,那靳沉可怎么回来?会不会被封在花溪村呢?

    苏含烟托着腮帮子,看着窗外的依旧飞扬不止的大雪发愁。

    砰砰砰——

    她的房门突然间被人给叩响了。请牢记:,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